新西兰服务器

德国医护人员疫苗制上路 引发激烈争论

德国服务器网2022年02月12日讯】(德国服务器网记者余平德国报导)德国宪法法院裁定,护理行业和医护人员可实施疫苗义务。目前由于巴伐利亚州长主张推迟执行,在政界引发了激烈辩论。也有专家发文,指出这个法案存在“先天不足”。

最高宪法法院驳回紧急诉讼

2月11日,德国最高法院——位于卡尔斯鲁厄的宪法法院在紧急诉讼案中做出裁定,回绝了反对疫苗义务的紧急诉讼,为护理行业的疫苗义务制打开了绿灯。

法官称,疫苗给工作人员造成严重副作用的可能性极低,而易感染人群的身体及生命则显然更有可能受到损伤。因此法院认为,现阶段引入疫苗义务不存在严重的宪法问题。

法官也对疫苗义务提出批评,认为该法律没有对疫苗及康复证明给出具体说明,这项法律只参考了保罗‧埃利希研究所(Paul-Ehrlich-Institut)和罗伯特‧科赫研究所(Robert Koch-Institut)的网站。

这两家研究所是德国研究传染病的权威性机构,保罗⋅埃利希研究所是联邦疫苗和生物医学研究所,而罗伯特⋅科赫研究所是隶属于联邦政府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,其核心任务是公共卫生保健。

德国联邦议会及联邦参议院去年12月中以多数票推出了在医疗及护理行业实施疫苗义务后,截止2月3日,最高法院已经收到了300多人提交的74项宪法投诉,其中很多是紧急诉讼。

引发争议的法案规定,截止2022年3月15日,医疗及护理行业的工作人员必须出示疫苗或康复证明,出于医疗原因不能接种疫苗者除外。如果届时无法出示相关证明,该工作人员可能将被禁止踏入工作场所或无法继续从事原来的工作。

这一法案适用范围包括医院、养老院、诊所,还包括助产士、理疗师、按摩师等提供门诊服务的人士。

巴伐利亚州长“单挑”联邦法案 引口水战

宪法法院公布裁定后,绿党籍卫生专家达门(Janosch Dahmen)对电视一台表示,“3月中旬可以在全国落实护理及卫生行业就业者的疫苗义务规定。”他敦促在基民盟(CDU)和基社盟(CSU)执政的联邦州落实这一法案。

他这样说是因为巴伐利亚州长索德(Markus Söder)上周表示,该联邦州推迟几个星期再执行这个法案,理由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澄清。

索德的做法在党派之间引发了激烈的口水战。执政党社民党指责他不负责任,执政党之一的自民党(FDP)甚至批评索德是“暴政”,还有自民党政治家说,应该对索德进行“政治隔离”。

索德则反击说,他并不反对施行疫苗义务制,但它在实际工作中必须是可行的。索德还警告,这会导致护理行业出现紧急、混乱状况。他认为,现在很多具体的规定不明确,他批评联邦在推行这项法案时,“准备工作做得很差,时间定得太晚”。

专家:疫苗义务制有三个“先天不足”

对于这个问题,政治家互相之间激烈争论,医学专家库克勒(Alexander S.Kekulé)日前在媒体上发表文章,解释为什么他认为索德做得有道理。

库克勒是医生、流行病学家、生物化学家,是哈勒(Halle)大学医院医学微生物学研究所所长。他在《焦点》杂志的专栏上发表文章,认为这个疫苗义务制在去年12月10日问世时已经“生不逢时”,并指出它的三个“先天不足”。

去年11月初,变种病毒Delta蔓延,正是这个时候政治家开始讨论在医护行业引入疫苗义务,但现在疫情已经到了Omicron为主的情况。

库克勒表示,首先,对护理行业来说,现在没有打过疫苗的工作人员在这个行业无法工作了,他们除了辞职别无他路。这对一些老人院、养老院来说会造成员工紧缺,这样,他们也许根本无法为这些易受感染的人群提供任何防疫保护。

第二,对房屋维护人员、厨房帮厨等非护理人员来说,没有充分的理由必须打疫苗,因为通过定期测试、戴口罩等可以充分降低间接感染的风险。

第三,变种病毒Omicron的特性使得推行疫苗义务制失去基础,改变了性质。施行疫苗义务制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病原体传播,就是避免让免疫系统减弱的老年人被护理人员感染,而不是为了使接种了疫苗的人免受严重、甚至是致命的疾病侵害。

库克勒解释说,从Delta变种时,现有的疫苗就不能起到杜绝病毒的作用,它几乎无法预防轻度或无症状的感染。到了现在Omicron变种,从目前的数据来看,疫苗可以避免发生严重甚至是致命的病情,但它对防止病毒传播几乎不起作用,因此不足以以此为理由推行疫苗义务制。

责任编辑:王亦笑#

[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