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西兰服务器

前东德难民:没人想到柏林墙会矗立28年

德国服务器网2021年08月14日讯】(德国服务器网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)60年前,里希特(Hartmut Richter)还是个13岁的孩子。他就站在街边,眼见着那堵墙从无到有、从低到高逐渐凸起。像很多人一样,他当时想的是,过几天墙就没了。没想到这堵墙改变了周边所有人的命运。60年后,他再度回首,当时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。

那天的图像印在脑子里

1961年8月13日,正在放暑假的里希特,到西柏林亲戚家去玩。他们在西边的伯瑙尔大街(Bernauer Strasse)看到了柏林墙的起建。

里希特说,那铁丝网的纠缠,边防军人的背影,这一幕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,如今一闭眼,脑海里仍旧生动还原那天的一切,包括所有细节。

“明天肯定就会拆掉”

里希特还记得,他叔叔对着表哥说,“带小家伙去游泳吧,没事的,明天(墙)肯定就会拆掉。”一开始,大家都认为这是暂时的。里希特还听到街道拐角处的人们说,他们必须拆掉它,美国人会来处理的。

里希特回忆说,当时我父母已经无法来接我。最后,是红十字会的一辆车把我和另外两个孩子送回了东部。当时我以一种再平常不过的方式向亲戚们告别,我想在秋季假期再回来看望他们。谁也没想到这堵墙会矗立在那里28年。

在此之前,许多人认为,如果事情变得非常糟糕,大家总是可以坐上火车赶紧跑。突然间,这不再可能了。没过多久,我们就意识到东德政权是真的要把这里封锁起来,大家真的没有自由了。

“我还以为自己生活在更好的德国

在柏林墙建成之前,里希特被告知,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更好的德国,并且他也相信,“东德才是我的家,那里已经消除了人对人的剥削。”

那个暑假结束后再次开学时,里希特发现他最好的朋友已经不在了。很多孩子和他们的家人一起逃走了,因此两个班级被合并了。随后,老师给学生们讲了一些关于“反法西斯墙”的事情,说是为了保护反资本主义者不受西方法西斯分子的侵害,必须建造这堵墙。

不过当时的一切让里希特开始更多的思考,他不再是那个别人说什么都照单全收的孩子了。然后他明确拒绝加入“自由德国青年团”,那是他的第一次反抗。

逃离的想法无比强烈

在里希特16岁的时候,禁锢和压抑已经让他有了逃离的想法。而这个想法一旦产生,就如此强烈地生根发芽,再也无法遏制。里希特对自己说,无论如何,我再也无法长时间忍受这样的事情,我必须逃离。

1966年1月,里希特第一次尝试逃离,但被抓获。后来里希特被获准缓刑,以便完成职业培训,但他没有被录取到高中。

里希特很清楚,如果他还想在东德进一步发展,就必须屈从于这个体制,但他不愿意这样,逃离这个“大监狱”的愿望越来越强烈。

成功游过特尔托夫河

在里希特被关押时,一位年长的囚犯向他解释过特尔托河(Teltow-Kanal)的边境安全问题。于是,他有了新的逃离方案。

1966年8月27日晚上,里希特游过特尔托夫河成功逃脱。他说,“这完全是上天保佑,我事先并不知道我必须在水里游四个小时。当我到达西柏林老检查站Albrechts-Teerofen时,我已经虚脱了,不过心里高兴极了。直到今天我还每年庆祝8月27日,这一天甚至比我的生日都重要。”

自由不是白送给我们的

如今距离修建柏林墙已经60年了,再度回顾那段历史,人们究竟应该获得什么启示?里希特认为,每个人都应该反思,自由不是白送给我们的,我们必须要捍卫它。

柏林墙真实见证了共产暴政的谎言与妄想,就在1961年6月15日,东德国务委员会主席兼SED(德国统一社会党)党领袖乌布利希(Walter Ulbricht)还信誓旦旦地在国际媒体面前宣称,“没人有筑墙的意图”。当时他大谈和平与统一,但是几周之后,柏林墙一夜之间就筑起来了。

而到了1989年推倒柏林墙的前几天,乌布利希的继任者昂纳克(Erich Honecker)还在叫嚣,这堵墙还会再矗立100年。柏林墙不仅见证了他们的谎言与妄想,还向世人见证了共产暴政的短命,只要每个人都勇敢地推一把,这堵墙很快就不复存在了。

责任编辑:周仁 #

[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