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西兰服务器

乌克兰遭侵战争把默克尔拉下神坛


乌克兰/俄罗斯/默克尔

乌克兰遭侵战争把默克尔拉下神坛

发表时间:

俄罗斯总统普京 资料照片 © AP – Alexei Nikolsky

作者: 小山

11 分钟

在俄罗斯进攻乌克兰之前不久,德国前总理默克尔(Angela Merkel)还被吹捧为德国人眼中最有可能说服俄罗斯总统普京(Vladimir Putin)放下干戈的人选。然而,当俄罗斯炮弹开始落在乌克兰领土上,默克尔的16年执政生涯也蒙上阴影,如今有些观察家质疑,她过去对普京的和缓政策是否实际上弱化了德国,甚至欧洲。当然也有为默克尔说情者,称默克尔执政长时间受社民党制肘,而德国社民党才是一贯亲俄罪魁祸首。问题是,德国基民盟与社民党都倒在普京脚前,才是德国最要检讨的问题。

广告

据法新社今天引述德国媒体评论报道称,俄侵乌战争牵扯德国国防能源问题,默克尔当年决策引发辩论。默克尔曾被奉为自由世界领袖,但也有人指责中间偏右的她让欧洲愈来愈仰赖俄罗斯能源,且忽略了德国国防力量,默克尔似乎误判了普京的野心,而这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。

偏保守的德国「世界报」(Die Welt)向来对默克尔不假辞色,这家媒体批评,默克尔推动外交,企图用协议和商业合约来束缚政权,如今看来是个错误。「世界报」提到:「德国和欧洲过去几天所经历的一切,根本背离了默克尔透过与暴君签署协定来确保和平自由的政策。」

德国2014年的天然气进口总量中,有36%来自俄罗斯,不到10年,这个比例提高到目前的55%,显见德国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程度愈来愈高。备受争议的北溪天然气2号管线(Nord Stream 2)也是在俄罗斯并吞原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(Crimea)之后敲定。于是,在美国及其他盟国针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实施制裁措施之际,德国几乎不知所措。

此外,德国多年来在军事上投资不足,也削弱了德国国防形象。美国等盟国对此愤愤不平,他们一再催促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达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(NATO)所要求的国防支出目标,也就是至少要占国内生产毛额(GDP)的2%。

德国前防长康坎鲍尔(Annegret Kramp-Karrenbauer)是默克尔最亲近的幕僚之一,连她都谴责德国多年未能加强军力,是「历史性挫败」。据康坎鲍尔推文说:「经历过格鲁吉亚、克里米亚、顿巴斯(Donbas)事件之后,我们仍未准备任何真正能吓阻普京(的方式)。」她提到的地区都是俄罗斯在默克尔掌权期间进犯的目标。

该报道称,德国前总理施罗德(Gerhard Schroeder)与普京有私交,不久前还拒绝辞去他在俄罗斯石油公司(Rosneft)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(Gazprom)的要职,因而引来非议。

不过,批评默克尔的人说,最早展开北溪天然气1号管线(Nord Stream 1)计划的是施罗德没错,但默克尔也放行了北溪2号计划。北溪2号计划规模达110亿美元,争议点在于它绕过了乌克兰,导致基辅当局拿不到天然气过境费。在俄罗斯于2月24日入侵乌克兰后,这项计划已被搁置。

「据南德日报」(Sueddeutsche Zeitung)指出,默克尔积极寻求与俄罗斯建立密切的经济关系,导致德国仰赖俄国能源,她犯下的错误如今结成苦果,必须承担责任。

在地缘政治方面,默克尔政府2008年无视美方力劝,不愿让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,这个决定现在也被拿出来检视。

但总部设在华府的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」(German Marshall Fund)中东欧部门主任佛布里希(Joerg Forbrig)认为,默克尔并没对普京抱持过于天真的想法,她很清楚普京为人及俄罗斯现况,只是在她掌权16年的12年间,她都必须在执政联盟伙伴「社会民主党」(Social Democrats)施加的压力下做决定,而社民党又倾向与俄国交好。

虽然有些分析师指责默克尔在能源议题上犯了明显错误,但他们也说,俄罗斯问题不会撼动默克尔的整体政治成就,一般还是会认为她多次带领德国度过危机,且一直努力维持欧盟团结。

柏林的赫尔提行政学院(Hertie School of Governnance)国际关系教授韩克(Marina Henke)指出,这是因为,在德国过去对待俄罗斯的立场上,社民党该负的责任要比默克尔大的多。

佛布里希也提到,默克尔曾在一场会议中告诉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(Svetlana Tikhanovskaya),不要过度期待身为德国总理的她能帮多少忙,因为她斡旋的空间「比许多人想像的小很多」。佛布里希说,默克尔「非常准确地知道自己权力有所局限」。

[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